「行业」看世界百强企业大佬如何看电竞:会比NBA还火

  这是一个全新的体育产业,它就像青年体育联盟、大学学金以及职业规划一样可以为全世界的孩子带去积极的影响。玩家可以选择在闲暇游戏娱乐,或者凭能力获得学金读大学,甚至可以凭借游戏水平获得收入,过自在的生活。上一个给大众文化带来深远影响的运动是篮球,这最终成就了一个产业。

  各位最近在玩“吃鸡”手游《荒野行动》的玩家们,是否发现游戏发生了一些变化?

  对一个在体育圈混了30年的从业者而言,电子竞技激动。我不曾见过任何事物拥有如此爆炸性的增长以及实打实的全球性基础。一二十年前足球还没在站住脚。篮球发展到现在也并未成正意义上的全球性运动。当然,NBA可谓是全球运营最成功的赛事,但它在全球范围的盈利正在减少。电竞有趣的地方在于它真的是一项全球性运动,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游戏玩家。电子竞技的低门槛是造成这种差异的关键因素,我认为关注它未来发展将会非常令人兴奋。

  在特斯拉的官网上,有这样一段话:特斯拉在生产价格亲民的汽车的同时,还会继续为更多……

  我认为各种规则将逐渐清晰,然后传统行业赞助会找到进入电竞的途径。更多的传统行业赞助将带来资金投入的巨大飞跃。如此一来,选手的薪水得以提高,场地得以升级,之后是更多竞技场、更多更好的转播、更大的粉丝群和活跃度。

  今年,类射击玩法的出现可以说给游戏圈注入了一剂强心剂,所谓的“全民游戏”……

  是观众。我在电竞场合见到的那些粉丝常被归类为“无法获得”的群体。许多粉丝会在上网时使用广告屏蔽插件,他们不会买或电视,而是在网络上观看赛事。这一群体很难通过传统方法触及。我认为这对品牌广告很有利。这部分目前还没有太多传统行业进来营销,所以我认为如果传统行业将自己的品牌塑造成电竞品牌,有机会发掘这一粉丝群体。在大多数运动中,若一个品牌表现出自己对这项运动的喜好,通常它就会得到球迷们的接纳和消费。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传统行业营销的好机会。

  我是娱乐产业的资深人才代表,也是体育和游戏的狂热爱好者,我和一位同事曾参与一支英雄联盟冠军联赛(LCS)战队的收购事宜,在这一过程中,我亲眼看到面向职业选手的个人代理的缺乏,没有经理人,没有代理商,没有公关,这些在其他行业早已不新鲜,在电竞这里却还看不到。我曾在LCS的工作室见到选手在赛后举办粉丝见面会,让我惊讶的是,整个活动所有人免费参加,没有品牌塑造,也没有代表安排选手采访。像斯蒂芬库里这样的运动员在比赛后都会有新闻发布会,而库里肯定不会单身一人应对和粉丝,背后会有专业人士帮他操办。

  恩戈创立了一家名为“CHARGE”的体育营销代理公司并担任总裁,该公司前不久刚刚推出同名电竞业务。恩戈著有《比赛之前:每位运动员都应当了解的运动生意》(Ahead of the Game: What Every Athlete Needs to Know About Sports Business),他还向运动和娱乐行业的大牌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我认为我的转折点是在我遇见Team Envy战队创始人Mike Rufail的那一刻。当时他向我展示一些数据和研究报告,我看着那些报告,如果报告属实,这可真同一般。之后,今年我参加了Eleague举办的CS:GO决赛,现场非常火爆,参赛选手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在粉丝中引起热烈回应。

  目前最有份量的可能是Riot Games(拳头公司,代表作品《英雄联盟》)和动视暴雪,因为这些联赛就是这两家主办的。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两家,关注这些联赛的举办,以及是否会有其他联赛出现将之取代。

  我觉得电竞行业已经到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电竞爱好者的热情和基础已经很成熟,可以组成一个可行、可维系且有利可图的行业,其中联盟、战队、竞技选手和公司都在为粉丝们服务。几年前,我在哥伦布市参加了MLG(职业游戏大联盟,是欧美比较大的赛事运营商)举办的CS:GO(反恐精英:全球攻势)比赛,为期三天的比赛中,每天都有数千名粉丝到场,并且至少停留八小时观看比赛。粉丝们的和兴趣远超过去40年中我对任何其他运动项目的印象。然而同时我也注意到,比赛中的商业活动、赞助商、特许商品销售和现场招待却很少。于是我意识到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机遇,可以将这项运动提升到一个新层次。

  我觉得有很多,只选三个太少了。不过我脑海中出现的名字是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李相赫(Faker)、Twitch(直播平台)以及电竞俱乐部Cloud9创始人Jack Etienne。

  摩尔是电竞公司Agency for Professional Esports (APE)的CEO兼玩家代理人。APE目前签约了超过30名世界电竞选手和Cosplayer(角色扮演玩家)。摩尔曾任帕丽斯希尔顿娱乐公司的总裁,用十年时间将希尔顿的品牌发展成财富100强企业。

  全世界的漫画粉丝们都了,作家布莱恩迈克尔本迪斯(BrianMic……

  不只是对决的画面,还需要社区以及最重要的粉丝来定义游戏的潜力。《绝地:大逃杀》几乎占领了Twitch,我们等着看它如何形成一个联赛,同时我也好奇近百人的规模如何组织局域网比赛。像LOL、CS: GO和DOTA2这样的游戏仍然拥有大量拥趸,新游戏凭借粉丝基础和竞技性想要后来居上。这是关键所在,人人都玩游戏,但并非每个人都去参加电竞比赛。

  从做生意和商业化的角度来看,我知道有两个游戏正在尽力解决关于赛区划分和日程规划的问题。许多游戏在赛事日程、赛区划分上都很不规范。选手们从世界各地参赛不只是为争夺金,最终胜出者甚至能一战成名世界。ESL和其他一些电竞联盟一直在这方面努力,但还有许多其他赛事陆续加入进来,从一个营销人员的角度来看,这很难理解。很多时候,一个战队甚至赛前都无法确定自己要去哪里打比赛。

  你仍然能感受到某些消费品牌的保守,军事和题材尚未完全被他们接纳。我觉得你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游戏被设计成观众导向的,比如守望先锋便是如此,人们有意将它设计成首款以观众为中心的电竞游戏。

  我会用三方面来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是游戏公司和联赛,目前这俩基本同义,然后就是战队和选手。这三方会在和经济上相互角力,因此成为三个最重要的群体。他们是电竞生态系统的核心。

  一波新的流行文化浪潮。我们会看到电竞选手成为名人,拍广告,在湖人比赛中坐前排,和超模约会……但,更重要的是,孩子们能够凭借自己的游戏能力支付大学学费,获得受教育和成就事业的机会。

  从这个角度看,我认为最有意思的现象是传统体育向电子竞技的延伸。NFL有《Madden NFL》橄榄球游戏,《NAB 2K》也对应现实世界中的NBA,一级方程式赛车也有对应的电竞游戏。所以,原有运动延伸出电竞版本。这种非常强大的延伸连接了三方群体:运动、游戏以及观众。这造就了一个24x7x365小时的全天候体验,这也是大型体育对电子竞技如此感兴趣的原因。

  庞大的人流量对电竞极为有利。电子游戏的玩家人数逐年上升,电竞已经成为玩家们生活方式和文化的组成部分。这样一来,当新入者十几岁的孩子开始接触电子游戏时,行业中的老人越来越老,可能会一直打到三四十岁。

  所有重要的体育、运动、娱乐和音乐都会面对同样的挑战,专业选手之间管理和的平衡,人才的选拔,雇主和赞助商的选择,还有转播权、玩家联合工会,针对某战队中选手个人的单独赞助这些都只是当下出现的一些挑战。以美国全国赛车联合会(NASCAR)为例,尽管它已经举办了大量线下活动,但也为获得电视观众而费脑筋。还有足球,尽管是全球第一大球类运动,但是在,职业球员的薪水远低于其他职业运动员。各种运动普遍都面临一些挑战,这些问题要么得到解决,要么持续存在,电竞也不例外。

  “那么要提升到多少转速比较好呢?”“最好提到……一万一千转!”小时候看《头文字D……

  据外媒(VentureBeat)报道,随着电子竞技的影响不断扩大,一些电竞圈之外的人士也参与进来,使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来促进这项运动的发展。专栏作家卢卡斯怀斯曼(Lucas Wiseman)采访到三位新近涉足电竞行业的专家肯恩戈(Ken Ungar)、马克考夫林(Mark Coughlin)以及杰森摩尔(Jason Moore)请他们谈谈处于发展阶段的电竞行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以及电竞行业未来的。

  真正具有力的将是特别是就守望先锋联赛而言何时战队能在自己家乡比赛。日程能否排好,是否会有忠诚的粉丝前去捧场?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发展方向。如果可行,其他人也会效仿。另外一个问题是,所有的游戏都能在专业电竞领域立足吗,或是只有少数几款成为主流。

  最近几周,我和教育界人士、赞助商、公务员、竞技场老板以及电竞选手们围绕电竞这个主题进行了饶有趣味的对话。电竞将会和篮球或足球一样,成为中学生校园生活的一部分。当然在这之前还有许多工作要完成。当这一文化上的改变真的发生了,电竞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趋势将无可。

  三位受访者在电竞之外的各自领域有丰富的从业经验,现在,他们将自己的经验带给电竞产业。

  考夫林是知名战队“Team Envy”的推广和营收负责人,目前正在帮助战队加入守望先锋联赛。考夫林曾任Octagon公司执行副总裁,并曾参与美国运营商Sprint赞助全美运动汽车竞赛事宜的协商谈判。

  10月20日登陆TAPTAP后50分钟内便突破了一万下载量,《ICEY》值得一玩!

  这一行业仍像是未开发的西部荒野。不同商业模式之间的界限非常模糊,联赛和战队的机遇到底在哪还不好说,选手们的机会和相关权益也尚不清楚。所有这些都需要在未来几年中被确定下来。